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学问

在没有飘雪的冬季

大唐鲁北发电企业  2014-07-16   杜春霞   7189次
字体:加大 减小

  那年冬天,文馨的眼前没有飘过一朵雪花,但冰冷却要比从前的冬季更加坚硬冷淡。人们总是相信人生皆有缘,文馨自认为自己从没干过一件对不起良心的事情,她没有偷窥过别人口袋里的金钱,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利益损害别人,她也没有强烈的物质和权力欲望。她总觉得生活应该这样平平安安祥和的过下去,然而现实不可逆的一步步的呈现,决不会因为她善良和虔诚而有任何改变。


  第二天就是春节放假的日子,正当文馨和丈夫满心欢喜的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过年。丈夫忽然接到了姐姐的电话,脸色便一下子沉下去。


  “怎么了?”温馨问道。


  “咱妈肺部不大好,姐说明天让大家一起去四院拿检查结果。”丈夫回答


  “四院?”第四医院是肿瘤的专科医院,一朵灰色的不详的云彩幽然升上文馨的心头。“干吗去四院?”文馨反问。丈夫不作回答沉默的走的阳台,打开窗,点燃一支烟,顿时冰冷的空气像一股盗贼猥琐又毫不客气的溜进温暖的房间。


  第二天他们驱车匆匆赶往婆婆所在的城市,没有回家直奔第四医院,这是治疗肿瘤的权威医院。他们赶到的时候,二姐似乎已经取到结果了,她手里正拿着一张化验单颤抖的哭泣。文馨一把接过化验单,上面的检查结果处简单清晰的写着一个大大的“癌”。化验单又被丈夫接过去,他像是很沉着的看着,紧接着坐到身旁的椅子上,匆忙掏出手机查阅起来。


  “先去问问医生吧。”文馨说,他们的大脑一片空白,此时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字对于他们来说显得那样的陌生,这个字后面到底是一个怎样庞大沉重的架构?破解这个题目需要一个怎样有效的解题方式?……然而此刻他们迫切的是希翼了解这件事的严重程度。


  “你们去吧,我在这儿查一查。”丈夫说话声音很小。于是文馨和姐姐姐夫跑去问大夫,大夫的回答对他们没有任何帮助,还需要做一项检查才能做出进一步的诊断,目前也只能是确诊。然而明天就是春节,化验室都放假了,没办法,文馨他们失望的回到二楼丈夫面前,丈夫木然的站起来对着二姐夫悠悠的说:“这是良性的?”


  “你怎么了?癌,恶性的!”文馨说,显然这样的事丈夫接受起来需要一个过程,但同样,文馨也隐隐感到这张化验单不是婆婆的,婆婆怎会得这样的病!她那么平和,每次回家都在厨房做好一堆好吃的等待他们;她的房间总是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客厅里也总看见她用抹布擦擦抹抹,不紧不慢;她养了那么多的花儿,阳台上花丛中,她拿着浇花的喷壶,披了一身的阳光,满屋子都是葱郁旺盛的生命力,她怎么会得病呢?还是这样的病!


  “好吧,不要让妈知道,回去先好好的过个春节。”二姐夫说。


  “好,大家先回去,晚了,怕是会疑心。”于是文馨他们转身驱车回家。


  一路无语,他们的心里都觉沉沉的。一进门,婆婆如平常一样坐在沙发上,笑呵呵的等他们归来。


  “身体有不舒服吗?”文馨看到婆婆在吃药。


  “好了,好了,前两天感冒了,这几天早就没事了。”文馨有多少次听到这样的话而感到十分的安心,然而今天听到这样的话,她的眼泪几乎要涌出眼眶。


  这几天待在家里,对于文馨他们并不是平静的,除了学习接受,他们还要查阅各种资料和走出去寻找治疗方法,这一切在父母面前都是平静的似乎从不曾发生。文馨格外想问婆婆有没有喜欢吃的,他们带婆婆去商场、超市,去她想去的地方,小心的观察她有没有累到,似乎陪孩子的时间很少。好在由于离学校近的缘故,孩子一直住在姥姥家,晚上文馨总要回自己父母家陪伴孩子,由于姥姥姥爷的爱也没有远离爷爷奶奶,孩子在这样的大家庭中得到的关爱十分丰厚,于是同样孩子对老人们也有相同丰厚的爱和感情。


  所以奶奶的病当然也不能让孩子知道,回到父母家,文馨说话十分的小心。但是那天晚上,文馨在跟父母讨论婆婆的病,还是无意中忽略了隔壁房间的孩子。当她回到孩子屋里时,那张平日里花朵一样的笑脸像挂了霜一样,小小年纪的眼神却让人觉得寒气逼人。


  “怎么了?”文馨问。


  “没事儿。”孩子好像在赌气。


  “这哪是没事的样子吗,到底怎么了?”文馨有些心虚。


  沉默,孩子就是不说话,而且眼里含着泪水。文馨越发心虚,她到底听到了什么?


  “你是不是听到大家说奶奶病了?”文馨试探的问到。


  “奶奶到底什么病?”她终于怒气冲冲的质问。


  文馨反而有些放心了:“奶奶就是肺炎,但是很不好治,她年轻时不是得过肺结核吗。只要大家有点儿耐心,就是时间长一点罢了。”毕竟是孩子,她选择无条件的相信妈妈,眼中的泪水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知道了,好妈妈,你出去,今天你晚点儿睡,我还要学习。”她开始撒娇,好了,好了终于回复正常的气氛,文馨长出一口气,她希翼尽力呵护到自己的孩子,而不让窗外冰冷的北风吹到。


  春节虽然是短短的七天假期,但是对于文馨和丈夫来说,他们不能耽误一天的治疗机会。但是由于没有确实的治疗方案,他们只能咨询中医买一些中药回来。为了瞒过婆婆,他们谎称找老中医配了治疗咳嗽的特效胶囊,婆婆一如既往的像一个听话的孩子,按照他们的要求乐呵呵的按时服药,从不问为什么。买药回来,文馨总要先回自己家拆掉药品的包装。她一进家便坐在沙发上,开始拆去所有包装,文馨拆了一盒又一盒,完全忽略了女儿的房间门略开着……


  中午该去奶奶家了,文馨和女儿出发了。女儿的笑脸又挂上了冰霜,一路上不说一句话。


  “又怎么了?”文馨问,女儿又开始不回答她的问话。“我有忽略了什么?”文馨想“天,拆包装的时候,让这孩子看见了?一定是,这孩子太敏感。”


  于是文馨急忙打电话给丈夫:“喂,你下来接大家一下吧!”


  “拿了什么东西?拿不动吗?还要接?”丈夫问


  “没什么,老也不见孩子,还不下来和她一起走走。”文馨说。


  “好吧”电话那头很知趣。


  文馨和女儿一下车,就看见丈夫站在小区的大门口。孩子像是老远就看见他,却无视他沮丧的走过去。他摸着孩子头问:“怎么了?不高兴?”女儿依旧不说话,默默的独自向前走去。文馨赶忙赶上去大声给丈夫说:“上午我拿孩子奶奶的片子找专家看了,人家说是非典型性肺炎,不容易好,要好好照顾。你看我如实和咱妈说行吗?”“行,就这么说。”丈夫肯定的回答。忽然前面的女儿停下,回来依到爸爸怀里,撒起娇了,于是俩人高高兴兴的往前走去。孩子听到了,心中的疑惑又一次被解开了,这是孩子对奶奶的关爱,她在用一个孩子的视角和观察力判断世界,在用一个孩子的担当来担心着自己的家人。


  文馨跟在后面,她越发感到家头的担子重了起来,但看着前面那对健康快乐的父女,她的脚步似乎越走越有力量。


  冬天快要过去,天空依旧没有飘雪,气温也依旧没有回升,冰冷的空气紧紧包围着她。明天,他们还要带着母亲的病例去北京,为她探索治病的道路,虽然这条路可能会很难过,但一定要走下去,要走的很远。他们相信,他们能够坚强的走下去,能够尽其所能的陪伴着老人和孩子,让她们快乐、安心。

cost for abortion click what is partial birth abortion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