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学问

桑葚

大唐鲁北发电企业  2012-07-30   杜春霞   6644次
字体:加大 减小

  在鲁北的春天,没风的日子天气晴好,于是早晨特意起早步行去上班。厂区道路两旁的石缝里挤满生机勃勃的小草,不时见到黄灿灿的蒲公英花儿点缀其中,健康新鲜的小树叶开始满枝满丫的欣欣然生长,为这一片盐碱大地送来一抹新绿。一排并不茂盛的碧绿的小树间,我发现一棵光秃秃的小树迟到的叶子刚刚希翼绽露些头脚,一粒粒小芽孢小心翼翼的附在枝上,树皮有些发白,显然这不是棵杨树。走近仔细辨认,原来是棵桑树,于是一下子有了些兴致。    

  桑树一向是我喜欢的树,见到它我甚至能想象的到一簸碧绿的桑叶下面白胖的蚕宝宝刷刷吃桑叶的情景,当然也能想起黑嘟嘟水灵灵的小桑葚。枝叶间一粒粒成熟的桑葚鼓着油润的饱满,黑种透亮,糖分十足。

  记得小时候,每当麦子熟时,大院里的孩子便缠着家长到库区(单位的作业区)摘桑葚。北沟的桑葚最甜,开始结果的时候只是像一个大米一样大的绿色“小毛虫”,渐渐的“毛虫”饱满起来,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射进来照到小小的桑果,小桑果似乎在顷刻间长成红色……紫色比花生米还要大,直到成熟到紫的发黑,黑的发亮的时候,小小的浆果就会甜的让人如同喝醉了酒一般。然而采摘桑葚却不是一件容易的是,抬头看去桑葚似乎满树都是,由于桑葚果实很小,一个个分散长在硕大茂密的枝叶间,而且摘一个却感觉另一个会更甜,不知选哪个好。摘了很多时候,看起来也就一点点儿,永远不够痛痛快快吃一次。一年到头忙碌的父亲这时候也许能抽出时间为大家去摘些桑葚。成熟的桑葚很娇嫩稍有碰撞就会烂成一滩泥,父亲采来桑葚每次都用瓶子装着,个个像晶莹饱满的宝石,一个也坏不了,母亲常常和大家吃的满嘴、满手都是黑乎乎的。现在想来那时候的幸福就藏在茂密的枝叶间,黑黑的不起眼的小浆果的甜蜜里。直到今天每当一看到桑葚,便能顿时回味到甘甜爽口的味道。 

  不觉中已经走进了小小的计量室,运煤车辆已在有序的计量,大家的笑脸是那样的灿烂,她们都用各自的真诚忙碌着,忽然感到计量员多像枝叶间隐藏的小小的桑果,真诚的付出哪怕一点点的甜蜜。她们没有值得炫耀的学历;没有丰厚的工资收入;甚至不能保证长期的在这里工作下去。也许辛勤的劳动也不会把她们辛勤经营的微不足道的计量工作培养成的丰硕工作果实,然而对于普通的诚实的劳动者来说,一个小小的桑果成长出的饱满的甘甜绝不会亚于高档水果的幸福。

is there a generic for bystolic when will bystolic go generic bystolic coupon voucher
is there a generic for bystolic when will bystolic go generic bystolic coupon voucher
cost for abortion wbu.de what is partial birth abortion
上一篇:黄昏日落前
下一篇:梦想伴我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