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学问

那个充满阳光的下午

大唐鲁北发电企业  2014-05-05   杜春霞   4831次
字体:加大 减小

  楼前的那排法国梧桐已经如同我是腰一般粗细了,那是孩子出生那年种的,似乎新鲜的黄土还不曾干,细稚的树杆还不曾稳定,小树杈上稀疏的叶子还未焕发新的生机,忽然间十五年就过去了,孩子要中考了,头顶茂盛的枝叶犹如一顶顶撑开的巨伞,成为鸟儿的天堂。

  午后风净了,小憩后的天空中的阳光看起来暖暖的,而四月里亲近大家肌肤的空气依然有些清冷。我和女儿到小区的塑胶场上练习手抛球。对于我来说这是一项新的运动,应该类似大家小时候的铅球,只不过是双手抛球,而且两手举过头顶,伸展腰部用力将球抛出去。我很喜欢这个运动,看着女儿将球抛出的一瞬间,后倾的身体猛地向前,显示出少年的挺拔矫健,她长大了,彰显着生命成长的茁壮的力量。

  今年春的脚步似乎走的很慢很慢,临近五一仍无法褪去长衫。碧绿的操场上虽然少一些春的温暖,阳光倒也似乎休闲,绿树围绕的操场上老老少少的人们显得十分活跃充实:一群打着篮球的男孩,短衣短裤充满着活力;操场一边的几张乒乓球桌已经一组一组的小孩或老人占满了,乒乒乓乓的打着;网球场上妈妈和女儿再打羽毛球;操场周围围着高大茂密的大树。

  这片操场多出一块深入一栋凹形楼的腹地,我和女儿就在这片少有人来往的空地中练习起来。很快大家的欢乐也融进了大家的欢乐中,不一会儿额头就渗出了汗水,玩够啦,又去和素不相识的邻里打了一会儿乒乓球。

  那是一个充满阳光的下午,楼群、人群、树群那样和谐幸福。回来的路上,女儿突然说:“妈,那个奶奶叫你。”我顺着孩子手指的方向看去,此时太阳要落到天际,楼层低的已经完全被罩在傍晚的阴影之下,一楼阳台的窗户刚好打开一个头的宽度,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一只手抓在阳台的防护栏上,一只手努力的伸出窗外,像是要招呼大家过去。我和女儿疑惑的走过去,发现她坐在轮椅上,脸上和脖颈的皮肤已经萎缩的全都是褶皱,但她有一副宽阔的骨架,显得她并不矮小 。 

  “帮我,给我二儿子打个电话吧。”她的声音并不高,语速也不快,眼睛扩散出满脸的希望。“告诉他,我有事,让他回来一趟。”说着她颤颤巍巍的递出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电话号码和姓名。

  “好,您别着急,我给您打。”我说

  “喂,您是xx的儿子吧,您母亲说家里有点事儿,让您回家一趟。”

  “好,有时间我就回去。”对方很快挂掉了电话,我有些奇怪,这个儿子好像并不太关心母亲的状况?

  “您儿子说,有时间就回来。”我对老人说

  “那你再给我女儿打个电话,叫她回来,麻烦你,麻烦你。”老人又拿出一个皱巴巴的小纸条。

  于是我又帮她给女儿打电话。

  “好,有空儿我就回去。”女儿也这样回答。奇怪,谁在照顾这个老人?为什么儿女都是这样的态度。

  “小杜,回来了!”我回头一看,原来是王阿姨。

  “哎”我边答应着边向老人告别,走向甬道。

  “王阿姨,您干啥去?”我给王阿姨打招呼,王阿姨满头的乌发,也夹杂了许多岁月的灰白,但剪裁合适的发型和饱满没有皱纹侵袭的面孔显得风韵依在。

  “我去买点儿菜”王阿姨回答“你们在干什么?是不是这老婆儿又叫你打电话了?”

  “是呀”我说

  “你快别管闲事了,这老婆儿,住这么大的房子,儿女给顾着保姆,伺候的好好的,还天天给孩子们打电话。谁从这里走,她都叫住给孩子们打电话,让回来看她。又没什么事!谁能总是过来看她,人家不工作了?不管孩子了?有这么个妈,真够烦人的。”

  原来是这样,我和女儿犹豫中向自己家的那栋楼走去,通红的夕阳从楼房的间隙中投来依然温暖的光线,大家不禁被这美丽的景象折服。回头看去,远远的,楼房的阴影中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奶奶仍旧扒着护栏向外张望,似乎是在一座囚笼里向着自由张望,然而这美丽的夕阳却没有射向那里。

prijs viagra apotheek viagra apotheek viagra rezeptfrei forum
prijs viagra apotheek viagra apotheek viagra rezeptfrei forum
copay cards for prescription drugs go cialis 2015 coupon
drug coupon manufacturer coupons for prescription drugs discount coupons for cialis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