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学问

老小孩

大唐鲁北发电企业  2014-05-13   杜春霞   4828次
字体:加大 减小

  头发是早就白了,如今僵硬的脊椎也弯曲下来,最近的耳朵也不好使了,虽然走路也颤颤巍巍的,但他知道骨骼依旧结实,仍旧使用犀利的眼神,就像当年在讲台上巡视不安分的学生。

  他看电视的时候总是放很大的声音。早晨洗漱的时候常常忘记关水龙头,从前一向节俭的他绝不会原谅自己这样做。饭桌上他的问题也很多,中国的、外国的、历史的、地理的……就像个小学生。

  别人干的活他依旧信不过,地要自己扫,孙子的自行车也必须他去修,自己的身体更要照顾的仔细。

  要吃早饭了,他又在餐桌前为自己量血压。量完后他对儿子说:“今天有时间吗?”

  “干嘛?”儿子平和简单地问到。

  “我这几天好像肾有毛病,而且昨天到现在也没有大便。”老头回答。

  “行,我送您去医院。”儿子笑着说“您是越来越神了,肾有毛病都知道。”

  坐在餐桌前的钱红一阵莫名的烦躁又涌上心头。丈夫在外地工作,好不容易回来一天,老爷子一看见儿子就要去医院。到医院排队、挂号一去就得一天,然而去了医院大夫总要说“老爷子,您什么毛病没有,八十的人了,比大家的身体都好!”,丈夫搀着老爷子在医院就像溜公园。老爷子是心满意足的回来了,而他们两口子好补容易相聚,却总要被老头儿占得满满的,自己家里的事儿却什么也顾不上。

  “妈,给我钥匙,我回家上趟厕所。”中午钱红一进门,儿子便赶着要回家“爷爷在厕所都一上午了也不出来,憋死我了,敲门就是不开。”

  钱红知道,一半是老爷子耳朵背听不着,一半是故意的。果然,儿子前脚出门,老头后脚就打开厕所门出来了,悄悄用余光把屋里的人都扫了一遍,手里还端着一小盆衣服,“爸,你洗衣服给我洗就好了。”钱红说着上前要接过盆子。“不用不用。”老头若无其事的向阳台走去。

  “别管他!一定是地下室翻出来的,没人穿的!”婆婆说。

  钱红叹了口气,平日里自己的衣服都不洗,又去翻出这些事儿来干什么?但谁又能阻止他呢?

  “喂,你在哪呢?回来吃饭吗?”钱红正和朋友正跟客户谈着事儿,接到了公公的电话。

   她微笑着对电话那头大声说:“爸,今天我不回去了,你们自己吃吧。”

  “奥,好,好。”对方回答。

  钱红依旧微笑着,心里却克制着一份烦躁,显然她愉悦的心情受到了打扰。

  “公公的电话?”朋友问。

  “可不是,平日里不打招呼不回去他也不问,昨天已经让孩子告诉他今天有事不回去吃饭了,还打来电话,就是好奇我出来干什么!好烦。”钱红说。

  “人老了,就像小孩子。老人和孩子都是大家的亲人,对待小孩子大家有无限的耐心和细心,而对待老人却没有。亲情是世界上最珍贵的感情,就像滋养大家的清水,当大家能爱的时候,就要放下完美和苛刻,多一份轻松,好好的去享受亲情。否则……”朋友说着将眼光放到窗外遥远的方向。

  钱红知道,朋友的父亲去年去世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