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学问

超人老去

山东清洁能源企业  2014-06-17   董婷   4915次
字体:加大 减小

  吃过晚饭后,像往常一样,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爸爸,仍旧是最简短的对话,问我吃了没有,青岛天气怎么样,末了说你妈妈出去了,她回来让她打给你,随之便挂了电话,从我上大学到现在,离家八年的时间里,每每打电话,若不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他出主意,我与父亲的对话始终就这寥寥几句。
 

  从我记事起,父亲就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也很少看见他笑,我一直觉得他是一个特别凶的人,以至于小时候只要他在家里大声说句话,我都会吓的哭。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父亲也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爸爸,我小时候的学步车、写作业的桌子都是父亲亲手做的,不管什么坏了的玩具,只要交给爸爸,他总能想办法修好,那时候觉得他真是神奇极了。


  我从初中就开始住校,父亲的严肃有增无减,他每周都会雷打不动地去看我,把一包吃的塞给我,简单嘱咐两句话就走,初中如此、高中亦是如此。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老爸竟然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菜,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老爸还会做饭,母亲打趣说她也只是在他们结婚前吃过我爸做的饭……


  在北京上大学的四年里,因为不常回家,跟父亲的交流也愈加少起来,即使打电话回家,他也是问一句,还有生活费没?除此,再无别的。唯一不同的是每年都会在我生日的那个月多打些钱,并嘱咐我请同学吃个饭。也许这就是他爱大家的方式,不愠不火,这种父爱,润物细无声,你懂他自然高兴,你若不懂,也无妨。


  后来,我到青岛工作,弟弟也上了大学,等我和弟弟都不在家的时候,那个之前严肃的爸爸慢慢的一点点开始变老,开始生出白发,每隔一段时间得重新染过,他开始和妈妈一起做饭,做家务,开始养花、养狗,也会开很多新潮的玩笑,喜欢看美剧,他变得胖了一些,也不再吝啬眼神里的温柔。


  近两年回家,我发现父亲对于我渐渐变得多愁善感起来,前年国庆,我第一次带老公见父母,饭桌上,父亲喝了点酒,跟老公讲我小时候的事情,讲着讲着还掉眼泪,这大概是我长那么大第一次见父亲流泪。再到后来,我结婚,出嫁前一天晚上,父亲失眠,边跟我妈唠叨边流泪。当然,这是过了很久我妈当玩笑告诉我的,我听着很吃惊也很心酸。


   不管怎样,那个无所不能的超人还是变老了,在我长大的时候,偷偷变老了,二十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和他的这种相处方式,在哪儿上学、读什么专业,找什么工作等等,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关键阶段,他都会和我一起商量做决定。尽管他从未说过我很担心你之类的话,也不会经常打电话嘘寒问暖,却让我无论遇到什么困难、走到哪儿只要想到他,都会觉得很安心。


  毕竟,他在我心中永远是超人。

viagra common side effects viagra dosage and side effects the effects of viagra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