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学问

拾撷岁月之彩珠

检修运营企业  2014-11-04   李雪莲   4777次
字体:加大 减小

  为了大家的毕业二十五年同学聚会,我建了一个同学群,同学纷纷上传照片—当年的、如今的,每一张照片里都有大家的回忆,每个人都能讲出不同的细节。在回忆里,大家仿佛又回到了那段早已逝去的青春岁月。
 

  1985年9月,不足十五周岁的我,一个从未出过胶州地界的小乡妞,在大姐的陪护下,乘汽车,转火车,辗转三百多公里,来到了泰山脚下的山东省电力学校。由此,我的青春岁月之门开启。可能是刚刚进入一个陌生的环境,加之电校的管理很严,尽管满怀对新生活的憧憬和美好向往,但与生俱来的胆怯和忐忑还是让我的内心无法放开,处处感觉拘谨和不适。但生性要强的自己从不愿将这些情绪在同学面前流露,固执地强装一副活泼开朗的样子。直到多年后,再回忆时,发现乐观开朗其实本就是我性格的一部分,只是当年无论如何掩饰,那份浸染青春的不安和羞涩依然深刻且美好。


  说学校管理严,其实是相对的,在上高中的同学才刚刚进入拼搏状态时,大家这些进入电校的人已经基本上没了压力,学业上及格就行,生活上学校发伙食费,毕业后学校包分配。于是,剩下的好象就是怎么样把青春过得有声有色,所以班里的活动较多。这不,十月的一个周末,还没怎么熟络过来的同学就有了第一次集体爬山。那时候,交通不象如今这么便利,出行基本上全靠腿。从学校走到红门(进泰山必经之地,那时候泰山还不收门票的),已经有同学累的不想走了,但不好意思拖集体的后腿,只好咬牙开始爬。一路上,那情景,简直是差距太大了。体力好的,轻松前行,远远地走在前面;没耐力的,手脚并用,真真一爬者,其状惨不忍睹,乐助者只好伸手拖行。但无论上山的姿态如何,青春的欢笑依然是撒了一路。终于,所有人都爬上了中天门,等缓过劲来,在众男生的注视下,全体女生聚在一起,摆好队形,由杨硕同学给大家拍下了这张二寸黑白照,他当时是学校摄影兴趣小组的, 所以带着学习用的120相机。


  这张彩照,是大家班86年元旦时的合影。那是大家在电校的第一个元旦,各班在教室里自行组织活动。大家用彩纸条和气球把教室装扮得一派浓浓的节日气氛,把课桌重新摆放,围出一个长方形的小中央舞台,桌上摆上了瓜子花生糖块。开始时,大家都规规矩矩地围桌而坐,表演节目的就到中间,气氛热烈但秩序井然。班委把几个年轻的任课老师也邀请来了,他们都是刚出大学校门的年轻人,年龄比大家大不了几岁,在大家的晚会上跟大家一起唱歌跳舞逗乐,但因为他们都教几个班,所以在每个班里玩一会儿就到下一站了,剩下大家同学自嗨。到最后,桌边坐的人都是三三两两一撮撮的,多数人已经跑到了中间疯成了一团。我的印象里,应该是在晚会开始不久,学校统一组织专人到各班照相,于是才有了这张珍贵的彩照。从照片里看得出来,尽管没有一个化妆的,但同学们都已是脸蛋红扑扑的,都洋洋着欢乐的笑,足见当时玩得有多嗨了。


  在回忆里,时光被凝固,瞬间已成永恒,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美好,包括曾经的哭与笑,痛与乐,吵与闹……而每一次的时光穿越,皆如撷拾岁月之彩珠,记忆愈发清晰,怀念与感恩之情愈发淳厚。奔五的征程上,感慨自己生逢佳世之幸运,一路欢歌笑语走到了今天,人生愈发丰满圆润,艳丽明快。

transfer prescription coupon coupon for cialis
上一篇:诗三首
下一篇:岛城秋月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