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学问

像树一样成长

大唐鲁北发电企业  2014-11-24   王洪鹏   4728次
字体:加大 减小

  像树一样成长,扎根坚实的土壤,永远对未来充满梦想与渴望。

                                 ——题记


  曾记得读过一棵树的故事: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里,有一棵小树苗,周围古树参天,遮天蔽日,铁桶般环绕着小树苗,小树苗总在想,外面的世界会有什么呢?于是它就挺直腰生长,越过一棵棵大树的肩膀,它不断地看到了远处青翠连绵的山脉,再远处的舒缓悠长的河流,风儿的翅膀掠过它的耳畔,鸟儿飞到它的枝头啁啾欢唱。长啊长啊,不知不觉间它已长成了参天大树。


  相信大家都曾有过这样一个参天的梦想,在远方的风景无声地召唤下,大家的内心深处渴望人生拥有更辽阔的视野,生活中拥有更精彩的内容。


  小时候,大家村里每户的炕头上方都安装了小广播,一只黑旧不起眼的小小木盒子由一根细细的铁丝深深连到炕边的地下。大到传达上级文件精神、小到村里丢只鸡少条狗这样鸡毛蒜皮的琐事都通过它来广而告之。大多时候是大家村长为表现自己卓越口才而滔滔不绝的演讲阵地。但到了中午吃饭的时节,小小的木盒子里就传来悠扬的歌曲,大多是黄梅戏《天仙配》、京剧《打虎上山》选段。傍晚时分,评书大师登场,刘兰芳的《杨家将》、单田芳的《三国演义》,细微处声情并茂,激昂处抑扬顿挫,荣辱兴衰的讲述中道尽世道黑白人性善恶。每次我都仰着头,以一种虔诚的姿式听得如醉如痴。东北的屋里地面是用细土和水一层层夯实的,天干物燥,铁丝处接触不好,广播的声音就不清晰。似乎评书讲累了,刘兰芳清脆的嗓门里出现了杂音,这时候,就像浇花一样,大家舀一瓢水浇在地面的铁丝上,立即就有了润泽的水音。匮乏的精神生活中,这小小的广播成了大家倾听外界声音的一个重要途径,那小小的铁丝连通大地,小小的广播悬在头顶,多像高高在上的精神果实充盈着我的内心世界;又像一只不会飞走的百灵鸟,尽情展露它甜美的歌喉,潜移默化间滋养着大家的心灵。


  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姑姑家买了村里的第一部电视机,那时候,大家对每一件新生事物都保持着极大的热情。晚上,姐姐领着我,打着小小的灯笼,踏着月色下厚厚的积雪,穿过黝黑漫长的小巷,大家到姑姑家去看“西洋景”。火红的灯笼映照着洁白的雪地朦朦胧胧,天上细密的雪花飘飘洒洒宁静安详,我的眼前仿佛有一个梦幻的童话世界在召唤,小小的心中充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幸福期待。屋里已经有了很多村人在看热闹,姑父得意地换着频道,各种飘忽的声音穿过寥阔的空间荡漾在屋子里,一会儿是资讯的抑扬顿挫,一会儿是戏曲的婉转娇啼,方方正正的盒子里,像是一下子跑出一座戏园,又像是魔瓶里钻出了巨人,让人沉迷不已。电视机最大的好处,是可以选择,不需要像小广播那样漫长的等待。在不断变幻的画面中,大家摇头、惊叹,难以置信家里也能安顿一个影片院。最痴迷的还是大家一群孩子,那时候只要允许,我会看到最后,尽管不断地插播广告,但大家久久不舍得离去,心里总期待着更精彩的内容,直到曲散人终。那时面对一屏闪烁的雪花少年的心会莫名地感到一阵惆怅,也许是因为意识到与外面世界那瞬间拉近的距离又变得遥远而陌生。那些闪烁的画面,遥远的歌声,如暗室里严密窗棂里突然透进的一缕微弱的阳光,向大家展现出世界的无比精精彩,如同站在河边,听着遥遥地从对岸丝丝缕缕传来似有似无的歌曲声,灯火通明却遥不可及,但毕竟外部精彩的世界向大家揭开了神秘的一角帷幕。让我知道外面还有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如万花筒一样不断变幻色彩,有着大家孤寂的山村所没有的丰富内容。走在回家的路上,雪花仍在无声地飘落,前方的路显得苍白而寂寞。我的目光延伸至远方漫无边际的雪野,变得沉默不语,第一次心中渴望走出大山,向往起更远处的风景。


  在大家成长的过程中,多像那棵小树,总是渴望看到更远处的风景,渴望精神世界更加丰富多彩,尽管有过沮丧、彷徨,伴随着失败的烦恼,但大家依然会选择拔节成长,正如一棵树,不论遭遇怎样的风雨飘摇,抑或刀砍斧斫,总是极力向天空伸展,任由风吹雨打掠其枝,季节变换落其叶,地动山摇撼其根,一俟季节变幻春天来临,总会生机勃勃,郁郁葱葱。

transfer prescription coupon free prescription discount cards coupon for cialis
上一篇:邻居的记忆
下一篇:诗三首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