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学问

春天的故事

大唐鲁北发电企业  2015-06-30   魏建   7032次
字体:加大 减小

  天气越来越暖和,清新的绿色渐渐将山峦渲染的浓郁起来,后院茂密的果树也卸去姹紫嫣红的喧闹,梨树、桃树、杏树、山楂树、枣树、樱桃树叶子在枝头悄悄的长大变得肃静浓密,果树刚刚卸妆后的绿色更加茂盛坚毅,厚厚的石墙被一种叫做金银花的灌木铺盖的严严实实,挨挨挤挤的绿叶间冒出细小的金色和银色的花苞。阳光亲切柔和的把温暖的爱静静的平铺在这一院子的灌木和树冠,满院子的小叶子像孩子一样欣欣然生长。


  那株将手臂伸展的四通八达的如同一柄大伞的桃树下面,母亲拿了几个剩馒头用水泡在盆子里,四只褐色的花母鸡抻开两根结实的细腿争先恐后的从角落里冲了出来,凑到食盆边抢食。这几只小土鸡是母亲回乡后养的,只是喂些剩饭,大部分时间它们都要在院子里到处游走,吃小虫子、草叶子。有了它们,便总能保质保量的为我的父母提供新鲜安全的鸡蛋食用,母亲每天都能从鸡窝里捡上两三个笨鸡蛋。可是这几天,只有三只花母鸡回来吃饭,夜晚关鸡窝的时候也不见消失的那只母鸡回来,三天过去了,五天过去了,始终也看不到那只母鸡的身影,终于母亲说:“它跑了,不回来了。”


  渐渐的爸爸妈妈将这件事忘掉了,他们觉得自己只有三只花母鸡,每天去给它们喂一次食儿,捡上一两个鸡蛋,日子也没什么不好。快一个月了,天气越来越热,杏树上的杏子熟了,满树的桃子也逐渐升起红晕,外面正是麦收的时候,干燥的空气送来阵阵麦香。一天中午,回来吃饭的母鸡们忽然变成了四只,一只母鸡的身边还紧紧跟着一群毛茸茸小球一样的小鸡。母亲并没有在意,她认为是谁家的母鸡散步到这里吃顿饭而已,她特意为这群小鸡散了一把小米,小鸡太可爱了,小小的,金黄的颜色,每只背上还有星星点点深褐色的斑纹,就像灵活的小松鼠,紧紧的追随妈妈迅速的奔跑。


  到了晚上,要关鸡窝门了,这只母鸡却带着她的孩子也跟了回来。


  “快回你自己家去!”母亲开始驱赶它。然而这只勇敢的母鸡,睁大它机警的圆眼睛,扑扇着翅膀执意不肯离去,它的孩子们也跟着它呼啦啦扑来扑去,母亲转身去拿来一只棍子,母鸡趁机带领它的孩子叽叽喳喳一下子钻进鸡窝。面对固执的卧在鸡窝里的母鸡,母亲无可奈何的离开了。


  第二天母鸡带着它的孩子就在院里悠闲地的散步,刨食,一副居家的安闲和舒适,只是它十分的勇敢。食物倒进盆子,它第一个冲过去,其它的母鸡一旦靠近,她就会猛烈的攻击,直到它和它的孩子吃饱了离开;它的眼睛溜圆闪亮,警觉无谓,显得时时刻刻精神百倍;有时候它要带着它的孩子回窝休息,那么别的母鸡回窝也会遭到它猛烈的攻击。一连几天母亲依然找来一只棍子驱赶它,却仍丝毫没有效果,母鸡和它的小鸡们一旦看见母亲出现,总要热情的围上去。


  “谁家的鸡跑了?”遇到左邻右舍母亲总要问一句,然而谁家也没少了鸡。几天过去了,鸡妈妈越来越胖了,九只小鸡也一个不少,活泼可爱。它们在院子了跑来跑去,唱着稚嫩的歌谣;食物来了,它们和鸡妈妈一起冲到最前面;它们像自己的妈妈一样,一点儿也不惧怕困难,一只小鸡从小土坡上翻滚下来,“叽!叽!”它慌乱的打了几个滚儿,紧接着结结实实站起来,抖抖身上的土,依然是漂漂亮亮、精精神神的样子。


  有一天,父亲去喂鸡。他发现:“这是咱家的鸡,前些日子丢的那只!”


  “你看脖子那一圈没毛,你还不知道?自己家的鸡都不认识?你还打它!”父亲对母亲说。

  
  “哎!”父亲对着母亲叹气。


  母亲赶忙仔细瞅瞅,浑身褐色的羽毛,点缀着紫檀色的花纹,油光的翅膀如同傍晚天边的霞衣,脖根处同其它三只母鸡一样没有一根长毛,光秃秃的凹进去,像是带了一圈项链。“吆,就是!它这一个月跑哪去了?”


  “它躲起来孵小鸡了。”父亲说


  “它怎么攒的鸡蛋呢?这一个月它吃什么?”母亲问


  “谁知道!”父亲回答。


  母鸡和它的孩子们终于有了正式的名分,母亲再也不会驱赶它们了。看起来母鸡的心情越发好了,它越来越胖,开始扭动身体,像个贵妇了,小鸡们也越发活泼灵巧,在草丛中蹦蹦跳跳的。


  正午的太阳一天比一天热烈,到后院去便不会再看到母鸡和小鸡的身影,到了吃饭的时候,一只摇着肥硕屁股的母鸡会带领它的小鸡们从石墙根长满金银花的灌木丛中闪现出来,一路飞奔到食盆。树上的杏儿熟透了,桃子熟透了,母亲也摘不急,果子一枚一枚慷慨的掉下来。母鸡们又有了新鲜的食物,小鸡们也学着妈妈的样子抖着小脑袋一口一口的啄开甜滋滋的果子。


  傍晚的时候,母亲拿了一只小筐来摘金银花。有的花已经绽开,如同金黄的、洁白的小喇叭,虽然不能再食用,但后院会不时的播散出淡淡的清香;不曾绽放容颜的花骨朵,是可以食用的,母亲常常采来晒干泡茶喝,她仔细的寻找绿叶丛中白的、黄的、细长的像触角一样的花苞。忽然间母亲发现绿色的灌木丛中隐藏着一堆儿柔软的干草,显然被鸡卧成一只草窝,母亲恍然大悟,就在这个角落,那只母鸡将蛋一只一只攒起来,整整一个春天,卧在这里一动不动的孵化它的孩子……


  春天已经过去了,山脚下河水静静的流淌,硕大的鹅卵石像挨挨的绵羊点缀排列在岸边,鲜艳的屋顶在高大碧绿的树木中间不时显露出来。然而在平凡的峰峦叠嶂掩映的乡村中由于这只母鸡,这只母鸡的固执和它与生俱来的母爱,又为春天增添了一段美丽、可爱、和谐的故事。

上一篇:诗歌:火红的七月
下一篇:无花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