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学问

维护司法公正的大宋公民张文远

检修运营企业  2015-12-29   席斌斌   7453次
字体:加大 减小

   《水浒传》自成书至今,几百年来流传不衰,主要原因固然是读者为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任侠尚义的精彩故事所吸引;另一方面,书中描写的数次“情杀”事件(或者说“桃色”事件)也为小说赢得不少粉丝,因为它既满足了人们的“窥私心理”(原来英雄人物也曾有过这般难言之隐),再则当英雄人物明察秋毫手刃“奸夫淫妇”时,又实在令人不得不拍手称快(甚至比杀贪官还解气),着实为小说增色不少!

 

  《水浒传》中有名的“情杀”事件我统计了下,主要有四次:一次是大名鼎鼎的“打虎英雄”武松,杀掉因偷情事败谋害亲夫的潘金莲和奸夫西门庆,为哥哥武大郎报仇,该事件在民间比较有名,兰陵笑笑生还以此为蓝本写了《金瓶梅》一书,流传甚广;一次是“石秀智杀裴如海”、“病关索大闹翠屏山”事件,“病关索”杨雄老婆与和尚裴如海偷情,被杨雄的好兄弟石秀发现,杀了奸和尚,杨雄手刃老婆潘巧云,兄弟二人齐上梁山,此事件剧情比较狗血;一次是有“河北玉麒麟”之称的大员外卢俊义,被梁山泊盯上诱骗至山寨,老婆与管家李固偷情并谋害卢俊义,待梁山打下大名府后卢俊义手刃二人之事,卢落草上山付出了惨重代价;还有一次则涉及到本文题目提到的“张文远”,而该“情杀”事件的凶手却让人大跌眼镜,其人就是名满江湖、坐梁山泊第一把交椅、号称“山东及时雨”的宋江宋大头领。
 
  宋江为何会摊上“情杀”事件?该事件和张文远又有什么关系?
 
  原来晁盖一伙强人占据梁山泊抢劫来往行人,无法无天,官军剿捕却死伤很多,无果而返。新太守上任济州后,一方面招兵买马,准备再次剿捕,另一方面通知所属州县守御本境,防备梁山泊贼人。而宋江所在的郓城县是济州的属县,也收到通知。县令着宋江办此事,宋江接到通知后,心内寻思道:“晁盖等众人,不想做下这般大事,犯了大罪,劫了生辰纲,杀了做公的,伤了何观察,又损害了许多官军人马,又把黄安活捉上山。如此之罪,是灭九族的勾当。虽是被人逼迫,事非得已,于法度上却饶不得。倘有疏失,如之奈何?”
 
  可见宋江是知道晁盖这帮人的严重犯罪性质的,然而“倘有疏失,如之奈何?”一句却生动刻画出宋江的心理:宋江非但不思贼势浩大,严重破坏社会治安,没有为政府出谋划策如何剿灭贼人,反而担心晁盖一伙儿的安危,且“自家一个心中纳闷”, 其作为政府工作人员,职业操守何在?是非观念又何在? 
 
  宋江寻思完毕,“分付贴书后司张文远,将此文书,立成文案,行下各乡各保,自理会文卷。”张文远是宋江的同房押司,“那厮唤做小张三,生得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平昔只爱去三瓦两舍,飘蓬浮荡,学得一身风流俊俏,更兼品竹弹丝,无有不会”,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长得白净帅气,弹琴唱歌不在话下,喜欢去卡拉OK和洗浴中心。张可能是宋江的副手,宋对张一向不错,经常给其一些好处,尤其是后来给了张一个意想不到的大好处。
 
  这个好处就是带张文远去宋江的“小情人”处去吃饭喝酒。这个“小情人”叫作阎婆惜,和老爸老妈一家三口来山东投奔一个官人不着,老爸害瘟疫而死,没钱埋葬,老妈托王婆的关系找到宋江要求帮忙。宋江慷慨解囊,不仅给了阎婆一具棺材,还多给了“十两银子”做丧事花费用,阎婆做完丧事还剩不少钱,对宋江感激涕零。看到宋江没有妻室,就想把女儿阎婆惜嫁给宋江以为报答。
 
  阎婆惜长得模样挺俊,歌唱的很好,还很会打情骂俏,阎婆在东京时经常带小阎到妓院去卖唱,但是卖艺不卖身。宋江推辞了好几次,可能是嫌弃小阎卖唱的身份,可是经不住专业媒人王婆的撺掇就答应了,“就在县西巷内,讨了一所楼房,置办些家火什物,安排了阎婆惜娘儿两个那里居住。没半月之间,打扮得阎婆惜满头珠翠,遍体金玉”,阎婆惜给宋江当了外宅,但是没有名分,用现在话说算是宋江的“情人”。宋江出手很阔绰,小阎花钱很痛快。
 
  宋江刚得新欢,每天来找小阎“歇卧”,后来慢慢的来的不勤了,书中话说“原来宋江是个好汉,只爱学使枪棒,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其实完全鬼话(宋江在揭阳镇搭乘张横的黑摆渡,还不知道张横的身手就被逼跳江丝毫不见反抗;在清风山被十四五个小喽啰用麻绳捉住,都不用王英、燕顺之流出手,可见武艺平平),真正不去的理由我猜可能一来宋江打心底没把小阎当回事,只当是个姘头,时间长了有些腻了;二来“这阎婆惜水也似后生,况兼十八九岁,正在妙龄之际,因此宋江不中那婆娘意”,小阎可能索求无度,宋江不堪重负;三来宋江名满江湖,应酬较多,没太多闲功夫,所以不常去了。
 
  但有一天,宋江却带前文提到的张文远来小阎处吃饭,给了张文远一个意想不到的大好处,我甚至猜测这是宋江有意为之,要将小阎送给张文远。为何这么说?理由有三:
 
  第一,宋江带同僚来“情人”处吃饭不合情理。小阎并非宋江明媒正娶,只是当做“情人”对待,未免太过张扬。纵使带人,也不该带张文远,张的风流作风宋江不可能不知道。宋江已不多来小阎处,对其冷落,小阎才十八九岁,宋江焉能不知其不满?此时带风流的张三郎来小阎处喝酒,非常微妙。果然,吃饭的时候小阎主动给张文远眉目传情(宋江何等样人,这些小动作岂能瞒过,须知察言观色是宋江作为吏的看家本领,也是后来作为梁山大哥的拿手功夫),更妙的是宋江中间起身净手去了,给了小张和小阎一个面对面独处的机会。俗话说“酒是色媒人”,两人都喝了酒,小阎本来就春闺难耐,看到小张这么个风流才俊,能不动心?于是小阎“倒把言语来嘲惹张三,那张三亦是个酒色之徒,这事如何不晓得。因见这婆娘眉来眼去,十分有情,记在心里。向后宋江不在时,这张三便去那里,假意儿只做来寻宋江。那婆娘留住吃茶。言来语去,成了此事。”整个过程与其说是宋江毫无所知,倒不如说是宋江有意撮合。
 
  第二,宋江听闻此事后反应平淡不合情理。“那张三和这婆惜,如胶似漆,夜去明来。街坊上人也都知了。”宋江号称“山东及时雨”,名满天下,郓城县这么大点地方,发生点事什么能瞒住宋江?再说“街坊上人也都知了”的事宋江又岂能不知?“却有些风声吹在宋江耳朵里。宋江半信不信。自肚里寻思道:‘又不是我父母匹配的妻室。他若无心恋我,我没来由惹气做甚么。我只不上门便了。’自此有个月不去。阎婆惜累使人来请,宋江只推事故,不上门去。”以宋江的权势,不存在惧怕张文远,明知被戴绿帽子却不去追究,和张文远一个部门工作仍然相安无事,再次印证宋江是有意成全。
 
  第三,宋江后来当梁山泊头领后不找张文远报复不合情理。须知宋江这个人抱复心理是很强的,他浔阳楼题反诗被前政府高官黄文炳揭发入狱,差点被行刑,后被晁盖一干人等拼死救出。宋不思兄弟们辛苦,马上就要打无为军、杀黄文炳报仇,最后杀了黄文炳一家四五十口,可见一斑。张文远给宋江戴了绿帽子,害宋杀人,是宋落草的导火索,真乃苦大仇深,按宋的性子,不凌迟此人不足解恨,然而宋江后来却并没拿张文远怎么样,从侧面支撑了上述猜测。我猜宋江心想:我本有心凑成张阎之事,无奈小阎操之过急不懂事,拿晁盖文书要挟我,逼我杀人,这说来并不关张文远之事。
 
  以上三点纯属个人浅见,权当一笑,但并不妨碍后文要论述的观点:张文远是个维护司法公正的大宋公民。而且要再加一点:张阎二人是“真爱”。
 
  话说自宋江送信救晁盖一伙脱身之后,晁盖当了梁山泊之主,势力大增,派刘唐带一百两金子和一封书信酬谢宋江,宋只收下书信和一条黄金,拜辞刘唐后被阎婆生拉硬拽到小阎处喝酒过夜。两人一夜不对凑,宋大哥因曾经一起芙蓉帐暖度春宵的小阎之转面无恩而恼,五更出走,发现遗落文书后又返回去取。怎奈被小阎藏起,两人争执,小阎语涉揭发宋江到公厅,可谓触宋之逆鳞,宋一怒之下杀人灭口,被阎婆以言辞稳住带到衙门告发,却被宋之小弟唐牛儿不由分说拦下放走。阎婆只身上堂告状,想通过司法途径为女儿讨回公道。然而知县和办案人员一干人等和宋江关系很好,早被收买,妨碍司法公正,张文远却不畏强权,不屈不挠的替阎婆申诉,讨回公道。
 
  却说知县待阎婆和唐牛儿各陈词完毕后,一心包庇宋江,“葫芦官判葫芦案”,想把罪责推在唐牛儿身上。可是张文远却头脑干练,马上带人去现场取证验尸,并一针见血指出案发现场有宋江的刀子,受害人是被刀子勒死,要求拿宋江对质。“知县吃他三回五次来禀,遮掩不住,只得差人去宋江下处,捉拿宋江。已有在逃去了。”可见官府有意放纵罪犯逃脱,又可见张文远维护司法公正的固执。
 
  张文远又主动替阎婆写状子,面对公人执法不力,要求公人把嫌疑人家属带到配合调查,“怎当这张文远立主文案,唆使阎婆上厅,只管来告。知县情知阻当不住,只得押纸公文,差三两个做公的,去宋家庄勾追宋太公并兄弟宋清。”文中“唆使”一词实在是施老爷子先入为主的春秋笔法,试问阎婆惜犯了何等弥天大罪而该致死?阎婆就这么一个女儿依靠,被人杀了后维权何等正当?张文远帮助不太懂
上一篇:父亲的梦想
下一篇:童年野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